关闭

台州如何助民营经济翻过“三座大山”?央视这场《对话》你要看看

2019/1/7 14:49:48   来源:台州新闻APP   作者:

今晚(1月6日)21:55分

CCTV2《对话》栏目邀请

三位民营经济中的领军者

李书福 徐冠巨 蒋锡培

一起“对话”

↓↓↓


     

浙江台州是中国重要的制造之都,是中国民营经济重要的发源地,台州有中国第一家经工商注册的股份合作企业,第一个支持股份合作企业发展的政策文件。

如今,台州民营经济的比重占到了99.5%,是国民营经济最集中和最活跃的地方。

回望改革开放这40年,民营经济不仅助推台州经济的腾飞,同时在中国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民营经济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新增就业和企业数量,这些都是民营经济过去40年交出的成绩单。

辉煌成绩单背后的民营企业家们

他们是否在水火之中煎熬?

他们能否延续过去的辉煌成绩?

民营企业40中经历的三座大山,如今都解决了?


民营经济“三座大山”哪座最难翻越?


民营企业生存之困一直是备受关注的话题,对于民营经济的生存之困一直有几个共同的难,分别是转型、市场、融资,对于这三个难题,本期做客《对话》的三位企业家,他们怎么看?他们遭遇这三座大山的时候是如何跨越的?民营经济“三座大山”哪座最难翻越?


中共浙江省台州市委书记陈奕君认为,对政府来讲,怎么样引导帮助支持企业家,跨过转型这座火山,非常重要。



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忠明说道,他们现在遇到的三座大山是有一定的系统性的,对于企业而言,要成功转型,必须有市场条件、融资条件,还有其他条件。在这个意义上,要翻越转型的火山,最大的考验,是要下硬功夫的。



为什么市场是座冰山?


对于市场这座冰山,很多民营企业家都遭受过,李书福认为,市场的冰山主要就是讲市场很冷,没有那么热。究其原因,是因为市场的需求发生了改变,这样也导致了供需双方产生了一些矛盾,让竞争更加激烈,如果要推进转型升级,就要高质量发展,寻找新的增长点。


传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冠巨与我们分享了他的感受,时代其实是在不断地进步与发展,市场环境也在不断地变化。“我们是市场的跟随者的时候,市场就是一座冰山,但是如果跑进这市场的前面,是市场的引领者,就看不到山,前面是一片蓝海。”



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蒋锡培也对市场很有感受,他认为,尤其是2018年,很多的叠加因素影响了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降杠杆,基本降的是民营企业,环保风暴大多是民营企业受压,还有股权现售限压,原本这是它最好的流动资产,所有这一系列叠加在一起,绝大多数的企业就吃不消了,这还是相对微观的。因此,面对市场,我们希望有更好的外部环境,民营企业家其实就是希望有公平的环境,能够参与公平的竞争。”



税费负担和成本压力是市场最大的痛点?


对于市场是座冰山的问题,企业家们的感受不同,在现场,我们做了一个投票,全场选择的是税费负担,排在第二位的是成本压力,这个结果意外吗?


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忠明回答说,其实这个结果并没有太多意外,但会有遗漏,市场的冰山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是产能过剩所带来的市场拒绝跟冷漠,所以应该非常准确地来分析市场冰山的形成原因,一一对质,能够让我们的民营企业发展的更加顺当。



传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冠巨特别想跟大家分享的是关于成本压力的问题。“我们国家非常重视发展服务业。但是在服务业的发展上就是消费服务业发展和生产性服务业发展,这两个问题如果发展的不够平衡。我们每个企业相对于是一个信息孤岛,就导致供应链的服务水平会低,物流效率的低,会直接影响到我们企业的成本。比如像欧美企业,它的物流费用占GDP的占比在7%到8%,我们国家要14.6%,然后我们一个产品的物流费用的占比在30%到40%,人家只要10%到15%。所以,西方发达国家的企业,他五天工作,两天休息,像我们中国的企业5+2,白加黑的干,竞争力为什么还会不如他们呢?所以物流效率和物流水平也接关系到我们供应链水平。”


“五心妈妈式”的政府服务让企业很暖心!


浙江星星冷链集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文勇也认为成本的压力最大,同时提出了他的疑问,他所在的企业是一家发展了30年,专注于冷链的一家传统制造业,这几年随着整个红利因素的消退,也包括政府和企业社会责任的要求,标准,导致监管越来越严,自然而然在这些传统制造业当中所面临的成本、税费的压力占比越来越大。他也指出,像他们这种每一年几乎把企业所有的利润,甚至负债去投入到转型的过程中,比如去年整个利润大概2个亿左右。但几乎每年投入几乎都在3个亿左右。那么大的投入,应该要注意一些什么方面?



有故事传说最悲惨的老板,忙活了一辈子,只剩下了一堆机器,什么都没赚到,关于这方面,台州市政府来说,我们出台了一些不一样的举措来帮助企业度过难关?


陈奕君是台州的市委书记,她回应了浙江星星冷链集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文勇提出的问题,作为政府,提出了“五心妈妈式”的服务。“具体就是,首先,情感上要暖心,对待企业家要像对待自己家里人一样,要主动为企业提供暖心式的服务。第二,行动上要贴心,比如杨总提出来的碰到成本高涨的压力。政府在五险一金中(比如今年税费加起来)要降200个亿,其中失业保险,由3%降到1%,工伤保险降到全省全国最低,0.76%。对企业家都是普惠的。第三,是措施上要用心,企业需要什么,就能给他什么,而且要精准。第四,就是机制上要顺心,部门之间,条块之间不能扯皮,进一步降低制度成本,就是“最多跑一次”改革,一般企业项目开工审批流程,我们提出最多跑一次,最多30天,全国最低,我们实现了。最后一个心,就是政商关系上要无私心,就是我们跟这些企业家们交朋友,主动为他们提供服务。但是一定要处理好习总书记提出的“亲清”两字,让这些老总们,企业家们,认为我们是真正地“妈妈式”的为他们提供服务。”



翻越“融资的高山”,难!


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蒋锡培分享了融资方面遇到的困难,他说,对绝大多数的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而言,融资难、融资贵一直是个难题。“民营企业可能融资,这个成本是央企、国企的2到3倍,那么现在要想解决还是比较难的。尽管中央政府一直想解决它,但是如果你是银行行长,在这样的机制考核面前,也以选择安全重要,因为它的钱还是来自于老百姓,所以这可以理解。关键是怎么样降低企业的经营成本,怎么样降低企业的税费负担,这很重要。


我们那个时候,我记得我借20万元钱,我跑了5家银行,最后还是乡政府财政帮我担保才拿到了20万元钱,由于我是一个民营企业,要招一个大学生也不容易。要贷一点款也不容易。还只能把企业送给乡政府,送给他。而现在相对以往创业的环境要好多了,关键要通过多渠道,你的朋友亲戚是否支持你,你的产品,你的企业能否更多的直接融资。另外,你有没有更好的信用,更好的实力能够拿到社会资本。”



中小微企业融资实际还是有困难!


台州市黄岩汉威模具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金满是中小微企业负责人,说到融资难,他也觉得很有压力,深有感触。“现在从中央到地方,包括从政府到银行,都是不遗余力地在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但在实际操作上还是遇到很多问题。一方面银行他们对抵押物的认可,大部分局限在房产跟土地这些不动产上。作为我们小微企业,在房产,不动产上刚好有很多不足。很多小微企业都是租赁土地生产的。另一方面相对四大国有银行来说,股份制银行他们是支持力度比较大,但是他们是需要担保人,而且需要担保人夫妇共同签字。而且担保人跟抵押人名下的不动产,也需要纳入担保物的范围之内,这样更容易给,特别是担保人造成家庭不和睦。”



帮助民营企业融资,一共分三步!


对于融资难的问题,中共浙江省台州市委书记陈奕君也分享,台州建立了一个中小企业发展的信用保证基金,并且到目前为止,为中小企业发展提供了220多亿的信保基金。帮助台州一万多家中小企业进行转型发展。“第二个要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民营企业要贷款,银行又不知道能不能贷给他?所以我们搭建了企业的信用信息平台。把各个部门对这家企业的信用评价分成81大类,总共有7600多万条信息,把所有台州52万家企业的信用信息全部录入到这个平台当中。银行要贷给企业,能不能贷给企业资金,只要一查阅这个信息平台就知道了。第三个就是要解决渠道不畅通的问题。所以台州支持三家城商行发展,到现在为止,三家城商行,为台州的中小微企业提供了3000多亿资金当中58.2%的贷款额度,支撑了台州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同时还鼓励民营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造,让他们通过股份制改造,能够早一点上市。这样能够在资本市场上走直接融资的渠道,这样会走得更远,走得更好。”



工业革命不得不等待金融革命?



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忠明认为,其实有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曾经讲过,工业革命不得不等待金融革命,这意思实际上道出了一个规律,就是金融服务总体上是偏向于保守的,融资贵,融资难,因贵而难,因难而贵,要斩断这种恶链,还是需要深化金融改革,像台州这样的金融服务,在全国还不是一个普遍性的。所以说金融改革还应该加大步伐。


李书福:转型搞的不好就会被(钱)烧死


对于吉利如今是不是要面临转型的问题,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书福分享,整个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是比较大的,全球的经济也同样面临挑战。在这样一个现实面前,任何企业都面临转型升级的压力,所以吉利也是一样的。“对于市场来讲,这个压力摆在那儿。汽车行情大家知道,下滑了,这种情况下,吉利如何提高市场份额?比如说现在8%,怎么样把它提到20%,那就需要技术需要质量、需要服务,需要一系列的转型升级的跟能力的匹配,才有可能实现目标。如果搞得不好,就可能趴在那里了,就被(钱)烧死。”


“转型的火山”哪里难?


对很多企业来说,转型是成长的烦恼,必须要不断地转型,才能够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对民营企业可能更是如此,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从中国高速度向中国高质量,从中国代工到中国创牌的转型都是所有企业面临的一个共性问题,如今的中国企业面对这些转型的时候,觉得什么最难?


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书福认为,没有哪一个转型的过程不难,如果有创业能力,发展速度自然也就上去了,企业的品牌也就形成了,所以从核心来讲,还是创新创造的能力,设计研发的能力,要形成。那创新能力形成,创造能力形成,品牌慢慢就能起来。



改革再出发,民营经济的新动能是…


对于民营企业的新动能,他们这样说…


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蒋锡培:瞄准全球最好的你的标杆,你的对手,要超越他们,才有希望。


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书福:坚定不移,义无反顾地展开品质革命,比较认准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这条道路,不要有任何的犹豫,不能有任何的幻想。


中共浙江省台州市委书记陈奕君:望我们的民营企业家们,能够抓住第二个春天,持续地专注地走转型升级的创新之路。


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忠明:民营经济要走向更加广阔的舞台,要焕发更加气吞山河的企业家精神。这才有我们的希望。




责任编辑:张静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