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台州丁克家庭,他这么说……

2018/7/31 11:42:10   来源:   作者:

上世纪80年代,“丁克”(DINK)这一概念传入中国,意为家庭中有两份收入(Double Income),但没有孩子(No Kids)。

在百度中,关于这条名词,给出的解释是:“一般指不生孩子的工薪阶层的夫妻。”

出生于1979年的穆青和出生于1984年的林湾,结婚十年,是这座城市里的“丁克”家庭。


不理解

穆青说自己就是不喜欢孩子,包括亲姐姐的女儿。

外甥女刚出生时,穆青正读大学,特意请了假回家看望。

他走进那个灯光昏暗的房间,姐姐正在给孩子换尿布,动作娴熟,可穆青还是看见了白色尿布中间的粪便,散发着难以言说的味道,并迅速弥漫开来。换下来的尿布被姐姐卷成一团,递到他手上,让他放到屋外洗手间的盆子里。穆青“像捧着一个手榴弹”,夺门而出,一甩手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后来,外甥女长大了,找舅舅抱。“他的胳膊伸得直直的,都是僵硬的。”穆青的姐姐说。

跟林湾结婚前,穆青相亲见了八个姑娘。他觉得要对姑娘负责,不应该隐瞒自己“丁克”的想法。于是,在初次见面自我介绍后,他试探地问姑娘:“你有没有想过结婚后不要孩子?”

七个姑娘当场表示拒绝。

还有一个姑娘开始以为他在开玩笑,说“挺好的,二人世界多好”。交往后,渐渐发现穆青是真的想“丁克”,她气愤地指着他的鼻子,骂他“你就是自私”。

十年来,指责穆青“丁克是自私的,是在逃避责任”的人不少。一开始,穆青还会向人解释,自己就是不喜欢孩子,不会哄也带不好。到后来,他直接说:“你说得对,我是自私,那你还跟我说这么多干什么?”

第九次相亲,对方就是林湾。穆青本来不想去,妈妈和姐姐把他推上车直接开到餐厅门口。穆青问林湾:“你考虑过将来不要孩子吗?”然后,他发现,餐厅幽黄的灯光下,林湾的眼睛闪着熠熠的光。

林湾的父亲是在上世纪70年代知识青年下乡时认识她母亲的,一个淳朴善良但初中就辍了学的农村女人。占据林湾童年大部分记忆的是父母无休止的争吵,高二那年,“他们离婚了”。

诉说

穆妈妈育有一儿一女,从没想过自己会抱不上孙子。

第一次听说“丁克”,还是从媒人那里。穆青跟第四个她觉得“最合适”的姑娘见面后,又没了下文。

她跑去问媒人,姑娘到底哪里不满意?媒人问她:“你真不知道?”她被问得一头雾水:“知道什么?”“你儿子要‘丁克’……”

这件事,穆青的姐姐知道得要早些。

穆青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的第一年,跟谈了四年的女朋友分手,辞了工作,回家颓废了好一阵子。姐姐问他,既然还喜欢为什么要分手?他说:“人都是会变的。本来说好结婚后不要孩子的……”

人都是会变的,穆青的姐姐也是这么想的。她原本想着,等弟弟结婚了,思想肯定就变了,毕竟“在台州这个地方,有几户人家是不要孩子的”。所以,当穆妈妈一脸惊恐地说这件事时,姐姐显得很淡定,“没事,我们多劝劝他,他总会想通的”。

结婚后,穆青跟林湾住出去了。婚房在离穆家约3公里的地方,两人保持着每周回一次穆家的频率。每次,穆青和林湾都是手牵手地进门,手牵手地出门。穆妈妈看着高兴,打电话给穆青姐姐说:“小两口感情这么好,我肯定能抱上孙子了。”

穆妈妈原本以为“最多等三年”。林湾送给她一条丝巾,说自己和穆青前一晚去庆祝结婚三周年纪念日,吃完饭逛商场时,看见这条丝巾很适合她,就买下来了。穆妈妈收下丝巾,张了张了嘴,终于还是问出来:“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林湾的脸色立刻变了,坐在沙发上局促不安。穆青咧嘴一笑:“我们结婚前就商量好了,不要孩子。您不是知道?”

穆家父母是大学生,从事着体面的工作,也明事理,但“传宗接代”的传统思想在他们的脑子里根深蒂固,让他们接受“丁克”并不容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们自己想去吧!”

穆青和林湾回家在床上瞪着眼想了一晚上,得出一个结论,这事压根不用想。

后来,穆青给姐姐打电话,希望她帮着劝劝父母。姐姐比穆青大4岁,从小疼他,参加工作后拿的第一份工资,全花在了弟弟身上。

电话里,姐姐沉默了很久,最后问他:“你真的想好不要孩子了?”穆青回答地斩钉截铁,“真想好了”。

姐姐开始帮助弟弟开导父母。“人生是他们自己的,过怎样的生活让他们自己选择吧……不生孩子也不犯法……”

“法律就应该规定,结了婚必须生孩子。”穆妈妈生气地说。

“跟父母说个两三次,他们还不接受就不要试图说服了,拖着,一直拖着就行。”

拖到第六年的时候,穆青觉得父母接受了——面对亲戚时,穆家父母会说,由他们吧,我们还省力气帮他们带小孩,可以多出去玩玩了。而以往,他们总是沉默,脸上挂着怒其不争的表情。

生活方式

按照结婚50年被称为“金婚”的叫法,穆青和林湾今年的婚姻应该被叫做“锡婚”。有一种解释是说,十年婚姻生活让夫妻间的一切都变成习惯,容易乏味平淡,像锡器一样,需要常常擦拭才能保持光鲜亮丽。

“我们的生活一直像锡器一样,光亮光亮的。”穆青仰着头,有点骄傲地说。林湾紧挨着他坐在一边,“噗嗤”一下笑出声,问出了一个原本记者想问的问题,“哪里光亮了?”

穆青觉得是,去想去的地方,做想做的事,这就“挺光亮了”。因为没有孩子,他们做这些事的时间被拉长了。工作以外,除了如旅行这样固定的消遣,林湾把时间都留给了美食和花草;而作为最原始的“发烧友”,穆青的爱好是组装音响器材。

微风从阳台穿过,林湾在外头莳花弄草,穆青在里头将喇叭、分频器、接线柱、吸音棉依次安装好,彼此间不说话,房里有茶香飘出,静得出奇……“然后,我们相视一笑。这画面你想想就很美对不对?”

穆妈妈不否认儿子和儿媳如今的生活过得很潇洒,但作为“过来人”,她有自己的担忧。

“时间一长,再相爱的人也会没了激情,生活就是家长里短,这么平淡的日子,没有个孩子来维系家庭,有多少夫妻能一直过下去?”

穆家父母更担心的是,等到穆青和林湾老了怎么办?

这些问题,穆青和林湾也给不出答案。“以后的事谁知道呢?活好眼下就行了。”

而眼下,他们要面对的仍是“杀死人的眼神和淹死人的口水”。

曾经有个同事“带着不明的情绪”问林湾:“没有孩子,你觉得你过得幸福吗?”林湾说:“这个问题你希望我怎么回答?”同事一脸尴尬地走开了。

“我们从来不会跟别人强调‘丁克’有多快乐和幸福,为什么他们就非得一直跟我们强调有孩子的好处呢?”

“经历不同、想法不同、人生不同,这应该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为什么好像选择了不同的生活方式就成了罪大恶极了?就好像他们已经看透了我们会有多么惨淡的一生似的……”

“当然,我们并不指望所有人的理解。”

 


责任编辑:陈霜
站长统计